您当前位置:有意思吧 >> 铺子 >> 浏览文章

《我》---隐藏在每个人内心却不想不愿或不敢正视的自己(2)

所属栏目: 铺子资讯    发布时间: 2016-07-04   文章来源:www.l43.cc

第二章

你也是班干部

我也是班干部,这个回忆起来可就没底了,我抽出一个昨天才买的新本子,在标题栏上写着“小说《我的学校我的朋友我的家》”之后很自豪的把地理书盖在上面,幻想以后该在上面写点什么,“我以后一定得出一本出呢,要不然怎么对得起这脑子里不断回放的经历,以后是写成回忆录呢,还是自传呢?要不干脆学鲁迅写成小说?”我猜每个人都有意淫自己未来的时候,但是人们想事情的时间似乎比意淫的事情更受自己的保护。如果要问一个发呆的人她在想什么,她肯定会搪塞道:“没什么。”然后转头做之前的事情。因为别人想的事情如果她不开口自己说出来,多半是猜不到的,所以人们保护的是在那一刻让你觉得她和你一样是正常的。然而这是在规避什么呢?是怕被人了解的自尊么?还是被某些人称作为面具的玩意?完蛋,我又在胡思乱想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忆事情最安逸。

高三的学习,基本已经没什么老师会在意你跟不跟的上进度,更不会去在意一个不会显示在升学统计数字里的人,所以可以说高三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干些别的事情。“就在现在开始写书吧。”虽然说目标经常能被确定,但是流程却没有目标那么容易掌握,我一遍又一遍的“梳”着没有几根毛的头发,死活都不知道要在一个空白的本子上写些什么。顿时我觉得写作业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情,其本身是一件极具目的性的事情,丝毫不用纠结于为什么要那么做,只是怀着一个完成的心去努力解题而已,因为像为什么要做作业这种蛋疼的问题是留给我来想的,我不想这种蛋疼的问题,谁来想这种蛋疼的问题?少年们哪!让老衲解救你们吧!

“课代表,检查一下昨天的作业。”

一个幽幽的声音从讲台处飘来,有没有搞错?老夫方才沐浴在自己的才华里,你就这么让它夭折了!这是何等的凶残啊!正当我摊着双手感叹时运不济时,老师转过身子靠在讲桌上悠哉的说到:“那个纪严松的作业你们就不用查了,没带就是没写么,后面站着去吧。”“秋后算账么,算你狠….”我双手呈上班副的书和她挥手道“风萧萧兮地理寒,没作业者不复还,老夫先走一步,不送….”我又一次“霸气”的被发配到了后面的柜子上,我静待着其他没写作业的倒霉鬼,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只见课代表没有揪出一个人就都坐回了座位。我再一次石化了,不带你们这样的,将近70个人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没写么?你们搞笑来了吧!我不信啊!我告老师去呢!难道是大家都太有面子…还是我自己太过实诚?我宁愿抛头颅洒热血的相信后者,因为它还可以在这肃杀的气氛里给我带来一丝温暖的慰藉。

此情此景,我突然回想到初中的一次检查作业,当时班长责令不写者主动站出,我毅然决然的朝着革命的目标奋勇向前,一个人踱步到后黑板。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同样是一个人坚持到了五节课后,只不过与今天不相同的是,当时我竟然流下了两行热泪,我至今都无法弄清我为何会哭,是因为对大家的不信任还是为自己站出来而感到悲哀?想到这,我的心又揪了一下,不过我不会再因为这种事情流泪,既然走到这种路上,还有的回头么?要改变的自己,还是自己么?我就这么自我安慰的望着天花板,告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老师的声音又一次的飘了过来“今天表现不错,班干部们要继续起到带头作用呢!”虽然我背对着大家,但是我依稀能感觉到我的后背让无数双眼睛背刺过,有啥可看的,哥只是个博猫娱乐平台登入地址委员而已,倒好垃圾就是哥的责任所在,剩下的,不在我的负责范围内。

不过,在后面站着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呢,难道只能发挥发呆的才能了么?“无所谓啦,气旋什么的不就是低压和高压么?”我低声的安慰自己道,之后便毫无征兆的跌入了回忆的深渊。

一个一直在大家视野里默默无闻毫无才华的人自幼儿园起就没被什么人关注过,虽然在自己博猫娱乐平台登入地址的小区里是公认的孩子王,但是出了家门不就一无是处了么,我经常的陷入这种一无所措的恐慌里。直到小学5年级才得以升任一次一个12人组的组长,关于为什么我会当官我似乎回忆不起来什么,看来那时对当官的我没有什么特别留恋的感觉呢,我只记得最经典的场景是我无法再在同学间用“一无是处的群众”调侃自己了。担任这芝麻官的时间不长,(以下不是喜剧剧情,但是还是会有转折词出现的)我就因病在家休养了一个月,于是组长的职务也就在这段静养的时间内易主了,可笑的是,虽然说自己没什么留恋,但复学的第一天居然又有了收作业的冲动,恰巧班主任指令道“纪严松,把本子收了”,我活蹦乱跳的就把这一轻车熟路的活干完了,正准备上交时现任组长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面带一副发生了巨大灾难的表情快速的问到“你干啥去?”被他这么一吓我毫无征兆的怔住了,向班主任的方向望去,她好像正在埋头批作业无暇理会我,难道就这么让局势变的僵化下去么,既然求助无门,我只好硬着头皮尴尬的说“呃,老师说,你刚才不在,先让我给你整理一下。”“哦!原来是这样,那谢了,拿来吧!”他一扫刚才的阴霾轻悦的说到。我双手递上11本作业后连忙转身溜到后门的窗户处深喘一口气,完全没有留意到自己已经浸湿了脖颈,“没活干的日子,不是应该很轻松地么。”我小声的对自己嘟囔道。当天下午继续收作业时我连头都没有抬就递上了本子,此情此景其实已经打破了我内心那小小的复职的愿望,为了不让自己过度在意,脑子里逐渐响起一个声音“你难道忍心把别人在挤下去么?人家也不是刚才才拿到了职位的么,既然别人需求就让他们干去不是?“我不晓得这是承认了自己的软弱还是所谓善良,不过就此我又以平民百姓的身份安稳的度过了我的小学晚年,如果要回忆的话,这里面估计只有一件事情算是光辉的----维持班级秩序。某次班长不在,班里乱作一团,而我班的位置又是紧挨着年级办公室的,我突然果断的站起身到讲台上拿起直尺,挨个桌子的拍打着命令同学们都给我悄悄的,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貌似同学们对我的举动还没有自我的意识,居然就听命于我了,我当时沉浸在一幅自我美好的幸福感里,这难道就是权力的感觉么?我微笑着摇着头游荡在班里最后一排的空地上。最不巧的事情通常就发生在这种时候,我身后一个幡然醒悟的同学反问他的同桌,“他凭什么管我们?他不就才是一个组长么?”虽然我肯定他的声音绝对不大,但是在我刚才整顿过的一片寂静里,这一声惊叫回荡在空旷的教室里,同样回荡在我不大的脑壳里,“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其实之前我自己就审问过自己这么做有什么理由,但是除了矛盾还能得到什么呢?我只好憨笑着挠着头,用蚊子一般的鸣叫说“难道组长就不行了么…”我不晓得这句话是在维护自己的地位还是在捍卫自己的自尊,但是它说出去的时候,发生了最最最不巧的事情,而这种事情偏偏就总是发生在这种时候,我回身踩到一个不知是什么的滑滑地未知物体,就那么的用一个经典的背越式摔倒在坚硬的水泥地上,虽然我的屁股为我缓冲了大量的势能,但是我还是听到了某种神奇事物破碎的声音,我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垮掉了,我不停的在脑子里想着相似的事情,对,就像神奇宝贝的小智一样,在自负满满的时候踩到香蕉皮。这一摔摔了自己也就罢了,刚才第一个觉醒的同学带着全班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我只能背着他们慢慢的爬起来也跟着他们一起笑,不过我笑的时间似乎略长了一些,我猜这是尴尬导致的面部僵硬,我头脑一片空白的站在那一小片空地上傻笑,颜面丧尽也就罢了,那些银铃般得笑声恰巧惊动了在办公室聊天喝茶的班主任,我能想象她扔下手里工作甩开门迈着大步冲过来的情景。这本来是一节平静的自习课,大家理所当然的应当稳稳地安静地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做完自己的作业,而偏偏有这么一个人拿着尺子站在班里的空地上不停的傻笑,99%知趣的人用第六感感应到班主任愤怒的气场时都转过去面无表情的写自己的作业。班主任肯定在后门时就看到了我,但是我无法预测她在走向前门的8步里脑子里闪过多少种想法,那早已超出了我脑容量的计算能力,我保持着动作静等班主任推门而入,带着扭曲的面容用一种从未听过的诧异问道“你笑啥呢?”之后她仿佛恢复了理智一般迅速跟道“别跟我说你没笑,你们这帮坏小鬼每一次的回答都是先替自己辩解!”

我漫无目的地翻着政治笔记,似乎还想从这毫不相干的东西里回忆起之后发生了点什么,但回忆的海洋里丝毫没有留下这种生物存在过的痕迹,难道是脑子自动将它们删除了么?就像小行星撞地球一样简单地摧毁了一切?但是我我记得….那天我没有去坐家属院发的校车,一个人背着包映着太阳刺眼的夕阳踱步在无人问津的小道里,满脑子都是那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不过就是想替你维持一下秩序,你犯得着那样怀疑我么?亏我总是把你当恩师来看,你叫我以后用什么心情去对待你呢?”我不断的重复这句话,直到啜泣的反应使我的呼吸都成为问题时才停下来,我眼睛一黑跪在家属院门口常玩的土堆上,将松软的拳头抚摸在沙砾上,蹦出了一句刻骨铭心的“***”。

“停下吧孩子”我试图劝说自己,在这样下去你又要当众泪流满面了,“当真如此么?”我无力的反问,“难道你见的还少了?”“哈哈哈,果然是这样….还是自己最了解自己么?”“一如既往,必然的。”“好吧好吧,我听就是了。”我摸过本子以一只脚为支撑半跳的转过身,一直在讲课的老师差点没被我吓到,我冲她笑笑,抽出笔来抄下黑板上写下的题号。

“又回来了?”这回没事干的语文课代表合起手机抬头问我,我很认真地答道“回代表大人,是的!多谢在往日里查作业的教育,鄙人定会铭记在心!”“你小子和我玩文字呢?”课代表摆起一副准备开战的架势,撸起袖子时顺带着甩开刘海,用手砸向桌子时露出了一排洁白的尖牙,昂首看着我时摆出一副必胜的架势。“就是现在!”我暗自告诉自己,我嘿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用手划过头发,凑到她跟前小声的说“你有本事再站起来一点啊?”她听到这句话时当场气绝,瞪大了眼睛,捂着胸口。我仿佛听到了说书的拍着书案叫道“当时的情况那是风云突变!怎想这课代表一方,论姿色,那绝对地国色天香,论学识,那必然是金玉满堂,论口才,那毫无疑问的是出口成章!却难敌一五大三粗不修边幅脑满肠肥的匹夫草莽!这叫众观众情何以堪!”此说书人横跨折凳,撩起长袍,一把抄起折扇唰的一下展开半掩着面容小声道“但就是这灭世金刚也有着不为人之的弱点。”他收起道具灌了一口茶水一只手掌向前探道“欲知详情切听楼主娓娓道来。”

“真相只有一个!”我仰天长笑哈哈哈哈!不就是因为你只有1米55吗~?哈哈哈哈!!!!!”听到这里课代表她一口气咽了下去,却半晌未缓过劲来,用颤抖的双手抓住她同桌并不纤细的胳膊,发出一声绝响“猪,救我…..”乃想这此猪正不是别的猪,乃大名鼎鼎的班副是也,她转过身眯着眼睛看我,一遍用手抚慰着阵亡的课代表,一遍抿着嘴,但是她却什么也没干,难道说她只是在拖延时间么?教室心慌慌啊,其实我可以装作很迷恋班副的眼神,出神的望着她,用我这樱桃般大小的小眼睛灼伤她,以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但是,我又仔细一想,为什么非要装呢?本来就可以是的吧…..

就在这尴尬的犹豫中,一个不祥的声音从讲台处传来:“老纪,干嘛呢,就算你自己承认自己是一个白痴,也用不着那么大声的说出来吧!?”“哦,原来是你这个白痴么!”我头也不抬的就知道是谁在说话,“哎呦呦不敢当不敢当,谁敢和你比白痴啊!”这菜头一副小二的样子点头哈腰的就过来了,我预感着说书的又要开张了,但是这丫的吐出一堆字来:“纪哥,要闹呢是不?要不要请你们家惠惠一起来啊?”我了个去…他居然提她…看来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赶紧快溜,我撂下一句“谁不知道课代表是你家弟媳妇,还附带着遍地都是班副这样的你妹,哥哥我果断惹不起,不陪你耍了!”出了班门,趴在栏杆上,转念一想:李逵,耍酒疯也不过如此吧~

上课铃又响了,铃声这种糟心的东西,总是叫人欲听不能,欲不听也不能,听闻上课时如触电,下课时亦如触电,同样的一件东西在不同时候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带来不同的感受,想来真是蛋疼。但若万一不再想了,也不会觉得奇怪,这种适应了上下学的毫无感情成分的日子,就那么过来了,但是就那么过来了这件事本来不就很奇怪么?唉,这真是想也蛋疼,不想也蛋疼。不如乖乖回去听课是也。

“不好!政治老师又看见我一个人在上课时“被”落在楼道里了。”

“臭小子,又在想啥?”“呃…没什么,大概和人生相关吧~一些,青春少年的问题…”刘刘儿斜着眼打量我貌似让人觉得是在想“你居然也是这样的人?”这种话,虽然我脸上依旧挂着尴尬的微笑,但是我也在打量她:“难道你觉得我不像纯情的处男么….”

“得了,别给我耍聪明了,进去,一阵叫你背书。”

“我靠不是吧!”我惊讶的喊到,

“什么不是吧,那一阵让你背两课好了!”

这句话她说的轻描淡写听上去似有似无,实则像威逼利诱拐卖少年儿童的糖衣炮弹,让人想吃,又怕吃上染色剂….“不能再想了少年!再想你就要纠结死了。”我只好闷着头像被抓回来的犯人一样的全班的注目下回到座位,连书都还没掏出来前依稀觉得裤子右兜在隐隐作动,我瞄了老师一眼看见她没在看我,抽出手机低下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只见映入眼帘的一条短信这么写道“恭喜啊!纪哥!这次没到后面去啊!”再一看发信人:菜头。原本期望的心就这么悄然破碎了,“切,你本来就不应该抱着什么受到关爱的心思~”一阵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荡而去,但我懒得理它,转身向着菜头的座位竖起一个慢慢升起的中指。

往往又是这种不注意的时刻,悲剧便随之降临,在此我不想多述菜头和政治老师的各种关系,就比如他老爸是老师的大学同学,而恰巧他老爹在是党委,这家伙政治压根儿不虚。虽然每次把我叫起来后都会再叫他,但是这往往又是比悲剧更难堪的时刻,在此我不想多述有多难堪,就比如刘刘儿在这时会突然注意到我的举动,并“加害”举手之罪名于我,并让我回答类似于科学发展观是什么类似的问题。

于是我便会在没有打开书并且压根儿没记的情况下,支支吾吾的回答类似于“呃…就是…可持续的…科学的…发展观念…。”当然这时已经看腻了我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答不出问题的同学观众们,都会表现出围观群众应有的情绪稳定。而后菜头便会被叫起来,伴随着华丽丽的登场,是滔滔不绝的一字不落的吐字清晰的将答案倾泻而出。就比如“科学发展观,是在2003年7月28日的讲话中提出的“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按照“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的要求推进各项事业的改革和发展的一种方法论,也是重大的战略思想。在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写入党章,成为指导思想之一。”

之后我更会习惯性的站着聆听完他的教诲,并被指使再复述一遍,又于是我更会不加思索地进行稀里糊涂的结结巴巴的残缺不全的复述,在拖延了许久的“完毕”声中归座。

就这样,一节蛋疼的课最终会在刘刘儿临走前的嘱托下,而不是如雷贯耳的铃声下结束,虽说与铃声告知上下课不同的是-----特别的关注,总会带给特别的我,并且总会在下一次的课上再一次的背课文。但是除了形式的不同外,这种上课下课,上学放学的反复性质却是永远不会变的,这种反反复复的感受当然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喜悦,况且我又是那么的适应不来这种规律,当然我会一如既往的不停思索这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会是这样,而且绝不会停下来质疑这种规律的脚步……

似乎我已经忘掉了今天政治课是周二早上的最后一节,周围起身走动的同学在互相的道别,留下一两个还坐着补笔记的,我当然也是坐着的但不是在补笔记,更像是在补记忆,回首过去,两年半的时间就这样过去,我却突然记不清楚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醒来就是在高中的教室,老师在上面讲课,你的同桌冲你微笑,窗外阳光晴好,这几十年的旧事仿佛一场隔世的梦,如果还能在那一刻,多好。”

我才不喜欢做梦,睡觉也是个累人的工作,但这该死的脑子像个永动机从来不停下来质疑,真特么糟心,我在内心里抱怨。反正高三的博猫娱乐平台登入地址是越走越慢,一个人吃食堂的剩菜又有何妨?我站起身踱到向北的后窗,望着高一的少年们像翻涌的海浪一样冲向食堂,一连串急速奔跑的身影全部都是青春的代表性标志啊!

“你又在感慨年华已逝么?”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却突然惊出了我一声冷汗,让人看到了不同于往日五大三粗的自己还真是有点害羞啊。我背着她撇了下嘴转过身去,却看到一个饱满的微笑向我的视网膜袭来,她对我的反应显得有点惊讶:“咋?觉得特别了?”“呃….没事,你不是总是这样的么,是吧?”我支支吾吾的答道,“那,吃饭不?”她继续轻声的问着,“啊哈哈~你这是在邀请我么~”我挠着头扬着眉毛坏笑的看着她,“得了,别得瑟,我还不知道你?”完蛋,又一次彻底的败露了,我像个投降认输的战犯跟在她的后面往食堂走去。

这个女士,叫方洁,我总觉得她的名字像是少了一个字,叫起来很绕口,脑子里总想着好像没见过几个姓方的,最有名的那个应该是“方太”了吧~哈哈,一不小心我笑出声来,她转过头来瞪着两个剔透的大眼睛问道“是不是又想啥坏事呢?”“赶紧把你那杀人光线收回去,老夫我承受不了。”我象征性的用以往回答她的方式掩饰道。“也行,不过你得走到前面来,我怎么觉得你在后面跟着我没安全感哟!”这丫居然这么说,好歹我也是一纯情处男,我奋起反抗道“擦….明明是你的气场惊吓到了我好不好?”她听我这么一说,莞尔一笑,用手捂住嘴,小声说“咩哈哈~我果然是这么女王么~?”

这时候突然间我感到脊背发麻,她很异样的看着我,我同样异样的看着她,这股气息,这种气氛,难道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到了宿舍门口的绝对领域里了么,“快闪,此地不宜久留,稍后跟你解释”,一般而言下面的剧情应该是我拉着她的手,我在前,她在后,像私奔一样和谐的开溜,但是只有剧本才会那样写;实际情况是,本来已在众人目光下吵吵了那么久的我们俩突然分开,我扒开腿使出减肥的劲往前跑,她极其淡定的抱着书迈着公主步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我呢,不出三秒就通过了我风骚的走位进入了众人视野的盲区,还好有当年CS职业病的帮忙,在逃跑时我一步三回头的锁定了她的位置,要不然我又得通过手机对小灵通这种不对称收费花两毛钱找到她。我躲在一根柱子后面静等着她路过,梦境里的话,大概会发生我从后面搂住她这种画面,但这刺眼的太阳灼热的地气和众人惊异的目光,怎么地也不像是个做梦的好地方,我跟着她进入食堂的方式,倒像是某些谍战片里,跟踪人员扔下烟偷偷摸摸尾随的样子,只不过我可没那种戏份,我撇下的只有咸湿的汗液。

“完蛋,果然又只剩下了土豆丝和没有鸡块的土豆烧鸡了么?真是想不通块状土豆是如何比工序更为复杂的条状土豆身价更高的!”她依旧扬着头瞧我,摇摇头,拼了两个素菜就去找桌子了。一不带给送两张纸擦汗,二把人撇下一个人吐槽,这丫的怎么想的啊!我转而从吐槽土豆到了吐槽人,估计一会还会吐槽高一娃娃们把桌子都占光了。果然,我又把她跟丢了,或者应该这样说,她又把我撇下了,尴尬的我一个人站在食堂的正中扫描着欢声笑语的人群,像个上辈子从未听过笑声的悲催货沐浴在热情洋溢的少年少女中。

杵了半天我才发现她就在我的12点方向,也保持着一个站立的姿势,但是在一圈身宽体胖的高头大马里,她显得是那么的…呃…柔弱纤细?我甩着脑袋挥开那个念头,女王的形象,应该是在一群男生中显得卓尔不群吧~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避免被同楼道的人发现,要不然他们又该吵吵老纪今天又和哪个妹子吃饭了,我曾经也不止一次的想过我到底和她是个啥关系,但是我脑中不停浮现的却是她那句会拖很久才给答案的话:“亲爱的~…~~~~ 好哥们~!”

“啊!我果然是上辈子蛋疼的折翼天使啊,你们全都伤不起啊!!!”她见走过去的我眼神迷离,一语捅破了我的旧梦“又YY啥子呢?”我回过神来向她致敬“女王陛下好!”她伸出一只手示意到“爱卿请上座”。“诶,我说,你接的这是哪门子话,西不西中不中的,女王陛下不该是伸出手来让人亲吻的么?”她用手迅速的在空中划过了一个扇耳光的形状,并说到“亲爱的~~好哥们。”

在这种情况下又听到这句话!我去!我真想一头擩到饭盆里去,“苍天啊!别介啊!我已经有那么多好哥们了啊!”她听到这里又掩住嘴大笑起来,引得众目再一次聚焦在我表情复杂的脸上,她笑完了,用一只手撑住下巴,又一次吐出三个字“好哥们~”并伴以持久的意犹未尽的微笑。我深深觉得我的咬合肌已经托不住我沉重的下巴了,我习惯性的用手揉了揉脸发出一声长叹“吃饭!”

说是吃饭,但只是一“荤”一素啊,扒了几口却发现自己没啥食欲,遂根据经验判断下午果然还是会饿的么,于是又要出现类似低血糖似的症状,头晕眼花啊!唉~但是已经没法吃那么多了,我抬起浮肿的双眼看着周围高一娃娃们的两荤一素,三素加鸡腿什么的,能堆老高,再看着自己本来就很寒颤的土豆加土豆,我撂下筷子,用手撑着下巴直勾勾的看着方洁。她的动作,基本是在一粒一粒的往嘴里送,“你难道就不能一次多吃一点?”她头也没抬,估计是在对我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想着应对的词语,之后她翻起脸来,把筷子轻轻的放下,说到“人家可是淑女诶~。”

听到这句话我手抽筋似的一松真差点跌脸到饭盆里,我匆忙的整理了一下形体,恢复到原来的姿势,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我就看着淑女吃好了~”,听到这个她微微笑了笑,身子向后一仰,之后又迅速的翻回来,用同样的姿势直勾勾的看着我,“切”我稍微发出了一声类似于不屑的声音,但却立马把和她对视的视线偏移了。“啊~”她发出了一声长叹,把双手从下巴上移开,合着长叹的声响啪的一声拍在了一起,像日漫里总演的邪恶配角一样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是不是又想惠惠了?”“当然不是!”我立马回绝道,她看我的架势似乎更来了兴趣反问道:“哦!?话说人家惠桑已经好久没来食堂了不是?”“我又没有整天跟踪人家我怎么知道!”我貌似有点慌了手脚不知所云的抓了些词搪塞她。

貌似就这样静止了几秒,她幽幽的说:“孩子,还是有心事吧?”我垂下双手无奈的看着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啥时候才能猜不中呢?”她伸了个懒腰继续一粒一粒往嘴里送米,喃喃道“你嘛,还不是老样子,什么时候脑子都闲不下来,老姐我早知道了。”仔细想来,确实没错,貌似我没什么事没和她说过的,就连谈婚论嫁的事情,貌似在和她的谈话里就像婆婆们互相拉家常一样随意。

“我又做梦了。”谈到这个事情,我感觉有些乏力,眼神十分迷离。她像个久经世事的大姐姐一样说“唉~又一个夜晚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呢~”我觉得她说这个话得时候貌似显得十分有优越感,一点也不想邻家大姐那样温柔。“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伸手摸摸你的头~?”她嘻嘻的笑着,“日漫可是我叫你看的哦~这种情节嘛,类似什么邻家的亲切姐姐的我可是常见的哦!别忘了我可是BL的资深研究者呢!”“靠,谁要和你谈BL,我的取向很正常好不!”带着一种被人参透的感觉一切回答都显得是那么无力,“那,少年!勇敢的去追求惠桑吧!”“拜托….你听我讲讲好不…”我早已无心恋战,用恳求的语气说到。

“哦!也对!”这回我发觉她总算是感叹到地方了。“那个…我梦见了一个架空的世界,还有人把我从栏杆上推下去了。”她趁着饭菜还有点余温继续一点一点的往嘴里送,半晌冒出来一句“然后呢?”“然后我就醒了啊!哪里还有然后啊!”我显得有些亢奋。“哦~知道了。”她冷冷的回敬我到。这算毛蓝颜啊…我内心十分纠结,本来抱着极大的兴趣想要让她帮我解决问题,却不想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土豆加土豆,我早已无心下咽,好像宿舍里还有昨天早上吃剩的饼子,实在不行,将就着啃两口好了。

安排好了“后事”我沉默了好久,完全没有发现食堂里只剩下寥寥无几的一小撮人。“喏!我吃完了。”她欢喜地看着我说,并且站起来整好衣服,端起盘子走向出口处,却不想她在我旁边停下来了,靠在南面的桌子上细声的说到;“你不是总说,梦境就是现实的反映么,说白了,我觉得你自己更清楚你所遇到的东西是什么,‘不要不承认发生过的事情’,这也是你对我说的哦,有饿的感觉是呗?一会还会瞌睡,惧怕楼管的老师,这不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起码你现在是真实存在的。我说完了,你不走么?”

虽然我觉得她并没有说啥,但我除了跟她出去又还能干啥呢?放完了盘子,掀开食堂的门帘,阳光稍微有点刺眼,我看着她端庄的走在前面,还真有点想要冲过去把她抱住的冲动,“喂,这感觉是真的么?”随着脑子里这个声音悄然响起;我站在门廊上自言自语:“我怎么知道。”我快步追上去跟着她,送到女生宿舍门口,像往常一样即意性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她冲我微微笑道“午安~~”。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算是给了她一个答复,我目送她她转身款款走进宿舍门,长吸了一口气也转身往男生宿舍门口走,这几步路并不长,但是我的意识还是很恍惚,所以走的很慢,于是我忘了一件事情,一件能让人如梦方醒的事情。

随着一声响彻校园的大吼,我一下子全身都哆嗦起来,这吼声震耳欲聋一下子就驱散了所有的阴霾,像晴空中的一道闪电,带来的是即将降雨的警觉,虽然我觉得我会从一片混沌中跌入另一个地狱,不过在我进入到宿管办公室锁上身后的门时,我突然的发现,这一切,原来是那么的真实。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以上就是《我》---隐藏在每个人内心却不想不愿或不敢正视的自己(2)的全部内容。更多铺子资讯,请关注有意思吧铺子资讯频道!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