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有意思吧 >> 铺子 >> 浏览文章

香奈儿(8)

所属栏目: 铺子资讯    发布时间: 2016-06-29   文章来源:www.l43.cc


文/无涉

九月是属于教师的,至少在中国是这样。从进入九月开始,越来越多的听到教师这两个字眼出现在人们的嘴上,就像三月来的时候,都或多或少的要说一说雷锋。九月十号,教师节,照例要表彰一批在工作中表现出色的教师。小北从没对这个节日和表彰有过什么奢望,不是她工作不努力,而是她知道只有努力工作是不够的,她又是一个极讨厌为了所谓荣誉向某些人低三下四的人,所以就只好视名利如粪土。魏明为此说过她几次,让她社会化一点,不要那么冥顽不灵,都被她用白眼瞪回去了。她还是愿意相信世上有那么一个伯乐会为她出现的,这不还真让她等到了。

教育主管部门的一个领导,听过几次她讲的公开课,跟她聊过几句,对她的课大加赞赏,今年居然向她们校长推荐她入选是优秀教师,在学校跟几个同时参选的候选人PK之后脱颖而出。带上大红花,手里拿着选红的荣誉证书时她还觉得不真实,天上掉馅饼了吗?

之后的事情顺利的让人不能相信,一路绿灯的晋升了职称。同事打趣她,你这是做了直升机了?小北说谁知道呢?风水轮流转,今年转到我这儿了?其实她心里明镜似的,都是那个人在过问,是他一手操作的。并不是小北不够格,而是到处都有的潜规则,关键时刻的一句话比什么都重要。她很感激他,却又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事情太顺利了,后面往往就会跟着一个“但是”来转折。

对魏明说了这个事,他说她太敏感了,又说她应该带些礼物去感谢一下人家,礼多人不怪。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不要轻易欠任何人的情。她谨遵夫命细心挑选了礼物,辗转打听到刘的家,于一个周末登门感谢。刘似乎应酬很多,没在家。他妻子接待的,很贤淑的一个女人。寒暄几句,她说了些感谢的话就起身告辞了。心说,你帮了我,我还了情,应该是两不相欠了吧。

不料第二天中午却接到了刘的电话,对她的行为一通责备。她知道这些不过是套话,只是很惊奇他会专门打电话来说这些套话,有这个必要吗?但嘴上却说,您帮我了很多,那些礼物不过是表达一下我的心意。刘话锋一转说,我今天一个人在单位值班,你能来一下吗?我们俩说说话,我挺喜欢听你说话的。小北愣了一下,心说我跟你说过的话加在一起不超过十句还都是工作上的,这“喜欢”从何而来?天上掉馅饼,果然不是圈套就是陷阱!本姑娘是那么容易就往你挖好的坑儿里跳的人吗?好好擦擦您的眼睛吧!于是她说,我不怎么会说话,看见领导就紧张......不等她话说完,他又说,你不用紧张,这里只有我一个。听到他的话小北觉得一股无名的火一下就涌到了脑门上,无耻!居然暗示她那里没人!真想把电话给挂了,又怕得罪了他。她强忍怒气说,您一定是喝多了。我下午有课,就这样吧。说完立刻把电话挂了。她刚挂断,电话就又响了起来,她看了一下,仍然是刘。这个混蛋!!她在心里恨恨骂道,把我当什么人了!还借酒装起疯来了!

手机彩铃一遍一遍的唱着,是张信哲的歌,悠扬哀伤,此刻听上去却像丧乐一样难听。她盯着执着地响个不停的手机,心里堵得发慌。不想接也不想再听下去,只好把电池抠掉了。

这个电话让她心情糟透了,像活活吞下去了一只苍蝇一样的恶心。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跟谁诉说,魏明吗?这种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他人在外地,鞭长莫及而且徒增烦恼,何况男人对这种事本来就敏感,说了不如不说。夫妻之间也不是可以无话不谈的,因为太亲近。

坐在办公室发了半天呆,没有半点备课的心绪,就打开电脑上网闲逛。QQ刚挂上就叫了起来,打开对话框,是东。说,喂。怎么不见你上线?她回一个笑脸过去,东灰着的头像立刻亮了起来,说大小姐终于有闲上线了。发了一个拍手欢迎的表情。她丢过去一个愁眉苦脸的表情。

东说,怎么了?

郁闷着呢

谁惹你了

告诉你也没用

怎么没用? 我帮你揍他

不行啊,人家管着我呢

噢 知道了 得罪领导了被穿小鞋了

要是那样我倒没那么郁闷了 再说了我一直都是个好同志啊

那?

不小心被骚扰了

哦~这个 谁让咱有几分姿色呢 (东发过来一个奸笑的表情)

去你的 别逗了 我都快被恶心死了

嘿嘿 清高了不是?偶尔也可以堕落一下嘛

什么清高 我只是比较爱自己 喂 正经点好不好 我这儿难受着呢

嗯 我也替你难受 那个老男人是不是一见你就流哈喇子啊 这种人又不能轻易得罪 以后疏远着点 甭给他好脸色看

东 你说 是不是我这个人让人觉得很好骗或者我平时的言行让人觉得很轻浮呢

别开展自我批评了 没你什么事儿 是他不是个玩意儿以后多长个心眼儿防着他点 告诉你们家那口子 下次回来

找人收拾他一顿 看他还跟那儿犯贱

我就是不敢告诉他 怕他生气更怕他误会

你那小心眼儿怎么那么多

唉 ,难受......

小北的眼泪随着这两个字一块儿流了出来,两地分居的所有委屈和难过一起涌上了心头,一下子把她淹没了。她想,如果丈夫在身边,刘还敢这样对她吗?

东发过来一个会话邀请,见她不接,就说,怎么了?你可别哭啊。不是多大的事,以后不搭他的茬就行了。过了一会儿她说,嗯,知道了。我想静一静,马上要上课了。东说,好吧,好自为之,有什么多交流吧。她一个人坐着流了一会泪,心里感觉松快许多。

转天见到刘,她装没看到他,他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她笑笑的打招呼。她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一段时间过去,刘竟又开始了他的电话骚扰。常常是在他酒后,醉醺醺说一些不着边际的鬼话,诸如我很孤独,我需要你的理解,我喜欢你我谁都不想只想你......一开始无论他说什么小北只用沉默回答。她心说,你想我,你该得着吗?后来看到是他的电话就挂掉。渐渐地他的电话变少了,后来就不打了。小北长长舒了口气,揪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看来沉默真的是金啊。最后一次他在电话里说,你很清高吗?小北没说话,只是在心里反驳,我不是清高,只是有自己做女人的原则。虽然这个社会很多时候很脏,但我不愿意自己也被染脏,就是这样!该坚持的一定不会妥协。

感情是个什么东西?一个人背叛了家庭还有什么资格妄谈感情!那么多的婚外恋,是不健康的土壤里长出的畸形的花,也许是美丽的,却透着诡异的香味。一个人的幸福和欢笑建筑在另一个人的不知情或者泪水和痛苦上,情何以堪?小北想,刘的贤淑的但正在老去的妻如果知道刘是个这样的人该有多么的伤心。这些臭男人们!!!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以上就是香奈儿(8)的全部内容。更多铺子资讯,请关注有意思吧铺子资讯频道!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