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有意思吧 >> 灵异 >> 浏览文章

讲一个凶宅怪物上身的故事,越想越恐怖那种……

所属栏目: 灵异资讯    文章来源:www.l43.cc

今天继续讲关于凶宅的故事。

关于凶宅的故事,我们也讲了很多了,土味高人谷师傅,配鬼婚的老太太,养灵猫的孔四小姐,命格奇古的小二,爱写黄诗的侠盗蝙蝠书生。

今天我们讲一个不一样的,关于怪物上身的。

说起来怪物上身,我们之前也讲过,比如出马仙就是动物上身嘛,光哥也讲过在南疆开车时经历过动物上身事件。

不过嘛,这个还是有点儿不一样。

这个故事还要从我们做影视说起来。

几个月前,我和制片人决定做一个低成本的冒险电影,既然要成本低嘛,那么拍摄最好在北京,最好不要转场,最好也不要有大江大河的东西,毕竟穷剧组嘛!所以我想了想,只能拍以前讲过的在北京玩户外时的故事了。



十一年前,北京有个高中老师在铁陀山登山时失踪了,当时正好是国庆,于是开始征集全国户外探险队员去搜救。

我当时也在北京玩户外,也参加了相关搜救。

进山之后,才知道铁陀山极凶无比,号称北京百慕大,手机等到了山上就没信号了,电子产品会莫名其妙失灵。

而且山上有许多诡异的矿洞、竖井,许多竖井下堆着好多骷髅头。

这些骷髅头很诡异,有些被堆成金字塔状,非常诡异。

老黑这个禽兽,还抱着骷髅头,让我们给他拍了张照片。

(这张照片我还保留着,后来发在了小号@鱼叔怪谈,大家关注小号,发送文字:老黑,就能收到照片。

)老黑也因为这件事情,对洞穴探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后面开始学习探洞,成为了著名的洞穴探险专家,去年还代表中国洞穴专家,参加了泰国少年足球队的洞穴营救。

这就是后话了。

其实我们当时遇到的,不仅仅是骷髅头,还有一个巨大的怪物,一个疑似巨犬一样的怪物,非常神秘。

所以后来我写北京户外故事时,还专门写了一头小屋子大的巨犬,就是那时候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

这一次,我就想拍十一年前那次诡异的救援行动,以及那头小山包一样大的巨犬。

故事确定了,他们就开始做剧本,开头梗概还不错,后面越来越扯,最后的剧本简直没法看。

我原本是不想参与剧本创作的,虽然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全宇宙讲故事最好的人之一,但是还是要尊重影视方嘛,况且万一影视拍烂了,也好让他们背锅!但是后来看看,不成,所以我就把他们的剧本全部推翻了,重新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让他们按照这个写。

制片人发现这样靠谱,于是拉着导演跟我回到了凶宅,要在这边住一个礼拜,每天跟我讨论剧本,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回去。

我就跟他说,欢迎来凶宅见鬼,只要你们不怕就行。

制片人跟我拍着胸脯说:放心吧,我装备齐全,还戴了一串老活佛送的念珠!然后第一天,他就差点儿挂了。

因为他虽然身体强壮,还跑过马拉松,却是个敏感体质。

什么叫敏感体质啊?就是那种特别容易感受到邪气,譬如路过坟地、火葬场,就会觉得不对劲儿的那种人。

到了小村子,我还好奇地问他:阴气如何感受呢?他说:阳气足的地方,就感觉暖洋洋的。

阴气重的地方,就觉得冷飕飕的,像阴间一样,而且阴气越重,就越阴冷。

我说:好,那就欢迎你来到地狱!话音刚落,他就打了一个哆嗦,裹紧大衣跟我说:这里阴气太重啦,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就问他:哪里阴气最盛,你就吱一声。

没几步,他就吱了一声。

我看了看,果然是一个大凶之宅。

之前讲《凶宅》故事时讲过,这个是小二家。

小二父亲是一个屠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大弟,小儿子叫小二。

大弟喜欢赌钱,有一天晚上赌钱,和别人起了口角纷争,别人纠结了几个狠人,半夜去他们家寻仇。

这个屠户喝多了,睡得五迷三道的,就给他们开了门,然后回主卧睡觉去了。

那伙人就冲到了偏房,几刀下去,就把大弟在床上捅死了。

小二当时吓得藏在被窝里,一声都不敢坑,愣是抱着哥哥的尸体睡了一宿,人给吓傻了。

第二天,屠夫知道自己开门放进歹人,杀死了儿子,接受不了,就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上自缢了。

小二他老娘也精神不正常了,常常坐在门口,冲着路过的人嘿嘿笑,看着就挺渗人的。

我赶紧拉着他们走过去。

又走了没多久,他又吱了一声。

我看了看,这也是一个凶宅,还是挺新的那种。

去年,北京群租房火灾,烧了了十几个人,其中两个人是姑嫂,都是这家的。

我催他们快走,快走。

又走了一路,他倒没有吱,而是感慨了一声:这家阳气很足嘛!我看了看,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屋子,院子里一棵干枯的枣树,枣树下是一个石桌子,两个石凳子。

制片人还想去拜访拜访,说这种风水宝地,还是要去坐坐,喝杯茶。

我赶紧给他拽了过来,让他别说话,拉着他赶紧走了。

这户人家,谷师傅专门跟我说过:惹不起。

因为啊,这户人家,住的不是人。

那是鬼吗?也不是鬼。

那是什么呢?不好说。

用谷师傅的话说,这是一个半人半鬼的东西。

确切地说,这户人家,是我们家邻居。

我当时刚搬过来,专门买了一些稻香村的点心匣子,给左邻右舍送过去。

结果没想到,左邻右舍全都荒废了,就没人,也就这一家开着门,有个年轻人坐在院子里喝茶。

他坐在石桌一边,另一边是个空椅子,桌子上却放着两杯茶。

我看他挺雅,就想着过去蹭杯茶,随便聊聊天也好。

没想到,我提着一匣子点心过去后,那人连句客气话也没说,就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我觉得有些尴尬,就顺手把点心匣子放在桌子上,坐在对面的石凳上。

那人却开口了,淡淡地说了句:有人了。

我没听懂。

他端起了手中的茶,朝我示意了一下。

这就是端茶送客了,我就讪讪地回去了。

回到门口,我回头看看,他依旧一个人坐在那里,慢慢地喝茶,月光下,远山如黛,树影斑驳,仿佛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后来我认识了谷师傅,就问起他这个怪异邻居的事情。

他就正色说:千万不要招惹这个人,这是村子里最危险的人物之一。

然后他就叹了一口气,讲了这个人的故事。

他说,这个人嘛,要是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

他们家兄妹三个,他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妹妹。

他母亲去世很早,是父亲把他们三个拉扯大的。

父亲早年对他们很好,后来娶了个后妈,就不行了。

这个后妈很年轻,长得也不错,她还会看香,是附近著名的神婆,能掐会算的,还挺能赚钱,所以很快就把他父亲整治得服服帖帖的。

这个后妈经常外出,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有时候还会带到家里一些人,都是鬼鬼祟祟的,看着不像好人。

但是他们家被这后妈治得像铁桶一般,也没人敢说什么。

再后来,他们家就开始出事了。

最先出事的,是最小的妹妹。

当时这个妹妹才念小学,死亡原因很怪异,是她自己钻进了麦垛里,后来麦垛不知道怎么烧着了,她就在里面被活活烧死了。

在那个时代,也没啥法医之类的,而且那时候正好是过年,小孩子到处放烟花,也经常点着了麦垛,所以警察过来看了看,就鉴定是意外死亡。

当天晚上,老大就叫老二出去喝酒。

那是一个村外的小酒馆,老大闷头喝酒,他喝了一杯又一杯,一句话都不说。

最后,他告诉老二,他要走了,不然也怕会像小妹一样死在这里。

老二很吃惊,问他啥意思?老大就告诉他,几个月前,小妹告诉他,后妈给她买了一件新衣服!他就有些奇怪,想着这后妈平时最讨厌他们,怎么会给她买裙子?他反复问了问,她也说不清楚,只是说后妈带她进了一次城,然后告诉她,待会儿有人问她保险受益人什么的,就说是后妈。

事情办完了,后妈就给她买了一条裙子。

老大后来查了查,发现这个后妈给小妹买了一份定期人寿保险,如果小妹在一年内死去,保险公司就要赔偿,赔偿金会打给受益人,也就是她后妈。

老大当时就觉得不对劲儿,就要去找他父亲说说,感觉这个有问题。

可是小妹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跌入冰窟。

她说:爸爸也在,他也劝我同意。

老大拍拍老二的肩膀,让他保重,然后自己背着一个破行李包连夜走了。

老二很怕自己也重蹈小妹后辙,但是他当时才念初中,不能像他大哥一样,说走就走,只能苦熬着。

而且后妈还对他特别好,经常买点儿鱼、肉,给他补身体,还经常带他去医院体检,检测各个身体指标。

可是越这样,他就越害怕。

因为那些天,经常有些穿着白大褂,一身消毒水味道的人来家里,他们开着一辆很大的车,里面有不少专业的医疗器械,像是动手术用的,还有一个很大的冰柜。

好在他成天病殃殃的,身体始终不好,一会儿这里出点儿问题,一会儿那里出点儿问题,总是体检不合格。

这样过了半年,他大哥回来了。

原来他大哥去了南方打工,结果没下车,钱包就被人给偷了,只好去了工地搬砖,也是各种被人骗,熬了半年,才攒够路费,赶紧灰溜溜赶回来了。

大哥回来,老二特别高兴,想着终于有了主心骨了,就赶紧找老大想办法,看看到底怎么办。

没想到老大这次回来后,心灰意冷,什么都不想了,整天就知道吃吃喝喝,还安慰老二,说自己也许是想多了,可能小妹的死真的是意外。

后妈看见老大回来了,也非常高兴,成天好吃好喝得伺候着,也不用他干活。

有一天,她就带着两个孩子去体检。

结果老二还是不合格,老大身体壮实得像头牛,倒是合格了。

然后没过几天,就出事了。

他大哥是在晚上出门喝酒时,被人杀害了。

他死得很惨,肚子被人剖开了,肠子流了一地,而且胸腔里空空的,心、肝、肾都被摘除了。

警察查了查,说是凶杀,但是凶手特别狡诈,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老二听到消息后,什么都没说。

因为,昨晚那辆车又一次去了他们家,一直忙到后半夜才走。

他已经绝望了,再也不反抗了。

他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命,逃不过去了。

后来,他的身体慢慢养好了,后妈带他去体检,也终于合格了。

晚上,他静静地躺在床上,等死。

然后,突然从屋顶掉下来一块砖,把他脑袋砸了一个血窟窿,鲜血直流。

他捂着头往上一看,屋顶上趴着一只大黄皮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就感慨,说我都这样了,你这个畜生还欺负我啊!他跺了一下脚,捂着头就去包扎伤口了。

等他包扎完伤口,一瘸一拐地回来,远远一看,却找不到他们家了。

是的,巷子还是那条熟悉的巷子,邻居家还是那个熟悉的邻居家,甚至院子里那棵熟悉的老枣树还在,但是他们家却没了。

他吓了一跳,赶紧跑回去,仔细找了找,发现他们家还在,只是突然坍塌了,从三维变成了二维,难怪从远处看不出来。

他在那边呆了半晌,看着血红色的月亮,那棵孤独的老枣树,老枣树上蹲着一个毛色发白的老黄皮子。

他猛然朝着老黄皮子跪下了,砰砰砰磕了几个头,说以后就咱俩一起过吧。

父母兄妹全亡,他成了一个孤儿,好在大家在清理遗物时发现了不少现金,还有一份他的人寿保险(受益人还是他后妈)。

他重新修建了老屋,一个人住在那里,没有婚娶。

据说,他不管吃饭还是喝茶,都是备了两份。

也有人想跟他说媒,都被他拒绝了,说他兄弟不喜欢。

他的举动也越来越怪异,有时候会弓着腰走路,看见陌生人还会龇牙咧嘴的,看起来就像一只黄皮子。

甚至有人说,半夜见他弓着腰追一只大公鸡,后来一口咬在鸡脖子上,鲜血溅了他一脸,他伸着舌头直舔,那舌头能舔到鼻尖。

总之这个人越来越诡异了,很难说他还是个人,还是一只黄皮子。

我也感慨,问谷师傅:这种事情,你就不管吗?谷师傅说:我管啊!但是老三后来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想想也对,就放过了它。

我问他:什么话?谷师傅:他说,如果一个动物比人善良,比人更有人性,那它为什么就不能做人呢?仔细想想,还真是有道理。

谷师傅也感慨:这世上,有多少人还不如一只畜生啊!
以上就是讲一个凶宅怪物上身的故事,越想越恐怖那种……的全部内容。更多灵异资讯,请关注有意思吧灵异资讯频道!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图文阅读